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忆老黄(二)

2已有 2260 次阅读  2011-08-23 22:45
老黄从中远离开后,成立了物业管理顾问公司,主要人员3名,除了我以外,还有一个工程师,主要是开展业务,提供物业管理顾问服务。天津的几个地标楼盘都被我们拿下,包括天津大学等高档学府。客户们看重的是老黄的专业知识,毕竟当时的中国懂并且精深的物业管理专家少之又少。我跟着他跑前跑后,学会了做招标书、计划书、预算等专业知识。刚开始,我做的文件被老黄涂改得一塌糊涂,那个愧劲没法形容。慢慢地,他偶尔改个错别字后,就直接递交给客户了,自此我也算是学成了。
 
公司于99年被北京公司合并,因为加拿大总公司打算关闭中国的小办公室。我们来到了北京,从此,我就再也没回到我的家乡,一走就是12年。
 
北京公司更换了3个总经理,第一个台湾人,和香港人向来有渊源,所以对老黄不冷不热。第二个总经理香港人,帅哥一个,很忠厚,但是不齿于政治斗争,没多久就返港了,我们很想念他,因为他真的很绅士很帅,出手更大方,经常在国贸中心的西餐厅搞公司聚会。第三个总经理是第二总经理的助理提拔上来的,北京人,女人,业务员agent出身,英语很流利,很善于溜须拍马,喜欢搞办公室政治,唯恐天下不乱,经常面带微笑,但笑里藏刀。她不喜欢老黄,理由很简单,老黄的薪水是她的6、7倍。但是,她不直接赶老黄走,而是给老黄制定计划和预算目标,如果年内不能完成,老黄自动走人。老黄深知此中阴谋,但是好男不和女斗,他一边努力完成预算,一边自寻出路,终于和记黄埔向老黄伸出橄榄枝,薪水更丰厚,最主要的是,工作地点在深圳,离香港很近,方便他回家看望父母妻儿。自此,老黄慢慢淡出了我们的视线,每年只是偶尔打个电话,发个电子贺卡。03年的春天,我去深圳办事,正好去探望他,竟然已经戴上老花镜。吃了一顿饭,他第一次以非老板的身份告诫我,你不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,你的想法还是那么摇摆不定,这样不行,年纪也大了,赶紧稳定下来吧!
 
自上次一别一晃8年了,当我得知他病逝的噩耗时,我一点也不惊讶,我知道他喜欢喝酒,而且喜欢喝洋酒和白酒,这些东西早晚要了他的命,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。因为分身乏术,我除了托香港的大哥买了花圈外,我啥也没做。其实,在他去世前半年,他来北京办事,打电话给我希望能见面,孩子拖累,我走不开,没想到自此天涯海角。也许这就叫做“命运”。
 
今天写此文,算是纪念我的第一个事业导师,缘起于今天我吃速食面。老黄很喜欢速食面,办公室里我经常给他备很多,他最喜欢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和日清小杯面,每天早晨我给他泡好面,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吃下,觉得他哪像个老板,真似个贪吃的小孩。我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住着一个孩童,只是他的那个是个调皮鬼。
 
老黄,无论你在哪里,还有我在想念着你。你曾经告诉过我不相信人能转世,所以也就不担心自己来生会变成什么阿猫阿狗之类的。这样也好,老黄就是老黄,永远不会改变。对于你来说,永远才是永远!
 
分享 举报